申博包赢_洩密重创港大 教界促校委改组_伤感散文

伤感散文

申博包赢_洩密重创港大 教界促校委改组

洩密重创港大 教界促校委改组

昔「报告书」已提学生会代表做校委不妥 今冯敬恩果然搞出事

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欧阳文倩)身为香港大学校务委员会成员的学生会会长冯敬恩早前违反保密协议,断章取义地公开个别校委讨论内容,藉以组织舆论打击与自己意见不同的校委,为校委会运作带来沉重一击,原来有关问题早已预见。2003年,港大委託包括时任特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等成立的国际专家小组,提交了「管治管理报告书」,其中已建议校方不应让学生会或工会代表担任校委,以免他们将其团体利益置于大学利益之前,但校方最后在争议中作出调节,让团体代表以「个人身份」去加入校委会。有教育界人士认为,是次冯敬恩一系列举动,反映该份报告有先见之明,认为港大应再参考报告理据,检视校委会组成。

港大于2002年开始按「宋达能报告书」检视该校的管治及管理架构(见另稿),翌年由澳洲新南威尔斯大学前校长赖能、哈佛大学前校长胡德泰及时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组成的检讨小组发表报告书,其中对校委会的组成作出一些建议,包括要求校委会成员人数由50多人减至18人至24人,而校外及校内委员的比例应为2:1。

校外校委多 保整体利益优先

有关主张和理据与2003年审计署的报告合。他们认为校外成员「能够就重要事项(例如订定策略方向和委任校长)提供独立意见和作出独立判断」,故应该由校外成员佔大多数,以确保校委会决定能以大学整体利益为依归。

师生组织代表增良好管治风险

一直口口声声渲染「校外成员过多」、要解决有关「问题」的冯敬恩,原来他在校委会的存在才是「问题」。检讨小组的报告除清楚解释校外成员为何要佔多数外,也强烈建议「学生委员或教职员委员均不可于学生会或僱员组织担当职务」。

报告解释,每个校委都应「以信託人身份出任委员,而非某特定组织的代表」,担心团体代表进入校委会,会将其团体利益置于大学利益之前(represent particular interests),令良好的管治方式出现风险(put good governance practice at risk),并特别说到「有需要强调这一点(we feel the need to be specific on this point)」。

对有关报告,港大方面曾表示「採纳改革报告书内的整套建议」。当时的学生会代表和工会代表被选入校委会,均被要求要辞去其团体职务,但由于有关委员不肯,最终他们只能作为校委会的「观察员」,而且无投票权。

须以个人身份加入不代表团体

2005年,港大校委会再次讨论有关议题,最终作出调节,在「有前提」情况下让团体代表加入校委会,而前提则是其团体并非以集体责任制的形式运作,且有关校委须以「个人身份」去处理校委会事务,而非拥护其团体的立场。

不过,冯敬恩一直以「学生代表」身份自居,7月底例会时为学生「放行」,让他们与激进市民捣乱校委会会议,上月底例会又「选择性爆料」公开会议部分内容,近日更声称自己是由学生选进校委会,只有学生可以要他走,有关说法与立场明显是「团体代表」,而非以大学利益为前提、以个人身份服务校委会的成员。

张民炳:冯升级事件 无为整体想

教育政策关注社主席张民炳表示,冯敬恩一连串破坏校委会制度的行为,反映出当年检讨小组报告书的担忧「有远见、有眼光」,客观地、有基础地提出建议,「冯敬恩一直说自己在校委会的角色是代表本科生,如果他真的为大学整体想,又怎会不停将事件升级和政治化?我想校委会应该要重新检视当年的报告、一连串事件等等,去重新检视校委会的组成。」

黄均瑜:「团代」须避席部分议题

教联会会长黄均瑜亦认同团体代表难从大学利益出发,并指出其实有些院校的学生代表亦是以「观察员」身份参与大学的管治架构会议,在一些议题上更须避席。

本报就港大会否重新检视校委会组成作查询,发言人未有正面回应问题,只表示在2009年赖能曾就首份「管治管理报告」提交五年检讨,其中「肯定香港大学的管治及管理架构改革成功」。

香港文汇报

10